新闻动态
中国式的哥特大教堂是怎么一步步建成的?
2018-09-21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2015年秋天,一张“十字屋顶大教堂”的照片刷爆了朋友圈。

这是坐落于广州市中心的圣心大教堂,当地人都亲切的称呼它为“石室”。垂直航拍的视角让各位新老广州人眼前一亮,众人纷纷惊叹:“从未想过石室还有如此特别的一面。”

圣心大教堂就这样凭借着自己的“头顶”,小小的火了一把。

圣心大教堂俯拍呈现一个大十字,摄影师@陈冲

 

然而大家不了解的是,这座始建于155年前的大教堂可厉害了:

它由数以十万计的花岗岩搭建而成,拥有“远东巴黎圣母院”的美誉。不仅是全国乃至全东南亚最宏伟的双塔哥特教堂,也是全球四座全石结构哥特教堂之一。

圣心大教堂,摄影师@刘承徭

在那个几乎没有人见过西方大教堂,又缺乏机械的年代,纯手工建造起这样一座庞然大物是何等不易?

那为何会修建这样一座大教堂?其间又经历了怎样的波折?

 

 

 

 

 

01

  缘起  

鸦片战争后,中国的门户被迫向西方列强打开,各种丧权辱国的条约接踵而至,其中还包括:

对天主教准开教禁、发还旧址,允许西方传教士在各通商口岸建立教堂。

各国传教士借此机会,将在华传教事业进行了扩张。

早在明朝时期以利玛窦为代表的传教士就积极在中国各地活动,但由于清朝禁教,基督教的发展受到限制,直至鸦片战争之后准开教禁。上图为利玛窦,图片源自@VCG 

1856年,第二次鸦片战争爆发,英法联军攻陷广州,把两广总督行署夷为平地。

时任两广“宗座监牧”的法国传教士明稽章,看上了面朝珠江的总督行署原址,要求划给他建造教堂,但遭到了两广总督劳崇光的拒绝。

1860年,英法联军攻进北京城,国内形势岌岌可危,明稽章依仗法国侵略军势力,再次提出将总督行署原址永租给他建造教堂,并以“全城戒严”相胁,逼使总督劳崇光交出土地。

珠江畔的两广总督行署原址,制图@张靖/星球研究所 

次年,中法两国签署协议正式确立广州圣心大教堂的修建。

咸丰皇帝诏曰:“从此永息干戈,共敦和好;彼此相安以信,各无猜疑”。希望以此换来中法两国之间长久的和平。

 

02

困难重重

明稽章回法觐见法皇拿破仑三世,得到50万法郎专款。

又到耶稣殉难地——耶路撒冷的圣母墓地河急流中取一块石头作为“石室”的奠基石,再到罗马取一公斤的泥土置于基石下。

表示天主教“创立于东方之耶路撒冷,兴起于西方之罗马”之意。

教堂两侧有两块刻有日期及地点砖石,摄影师@潘伟光

法国教会专门请来建筑师Vonutrin和Humbert,仿照巴黎圣克洛蒂尔德教堂九州 ku游 菲律宾图纸,同时聘请了数百位中国工人参与修建。

1863年12月3日,教堂举行隆重的奠基礼,修建工作正式开始。由于这一天是耶稣圣心日,教堂又以耶稣圣心作为主保,故被命名为圣心大教堂。

教堂原型圣克洛蒂尔德教堂,图片源自@wiki

然而教堂的建设困难重重。

首先,教堂为全花岗岩结构,这大量的石材需要到新安牛头角开采,再用水路运回广州,路途遥远、运费高昂。

新安牛头角今香港九龙,制图@张靖/星球研究所

其次,由于缺乏机械,整个教堂必须手工建造。

但东西方建筑技艺差别巨大,没有一个工人曾经见过西方的大教堂,更别说有任何建造经验,只能凭借一个木制模型逐步摸索。

再加上建筑师与工人之间语言不通,起初几年进展相当缓慢。

修建教堂时所参考的木模型,现藏于广州市博物馆

后来,两位法国建筑师因水土不服相继离开,具体指挥完成这项巨大工程的是广东揭西的石匠蔡孝。

作为一位经验丰富、技艺高超的建筑工匠,蔡孝巧妙地采用了若干中国传统工艺技术和材料,改变了建造过程中的困境,率领一班中国工匠辛劳工作二十余年。

不仅建造出了前所未见的大教堂,还将这座建筑打上了深深的中国烙印。
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修建场景,制图@张靖/星球研究所

 

03

石头交响曲

二十五载,教堂终于完工,多少石匠为其奉献一生。要如何形容初见这座大教堂的惊讶?

数十根方柱拔地而起。

方柱拔地而起,制图@张靖/星球研究所

每根方柱的四面贴着一圈小圆柱成为集束柱,集束柱延伸经过15米高的柱头后,又向上散射出尖形的券,这些券相互交叉后汇集到拱顶的最高点,形成教堂的“骨架”。

在券与券之间填充上薄薄的“蹼”,构成完整的拱顶。

券架在柱子顶上,“蹼”架在券上,“蹼”的重量传到券上,由券传到柱子再传到地面,这便是哥特式教堂中最为精彩的肋拱券。

肋拱券结构,制图@张靖/星球研究所

 

同时,所有券都是尖券,更好的扩大了内部空间,又有助于力的传导。

自下往上看,整个结构好似从地下生长出来的一般,每个柱头都放射出好几个券,仿佛树木细长而挺拔的枝干向上发散,一直延伸到近三十米的拱顶,营造出一种神秘而轻巧的飞升感。

抬头仰望,教堂高阔的大穹顶,如同浪潮般一波波往前方扩散开去。

教堂内部结构仰视图,制图@张靖/星球研究所

然而整个拱顶除了产生向下的力,同样会产生横向的侧推力,这需要哥特教堂中另外一种特殊构造——飞扶壁,来承接。

在教堂的东、西、北三面共有24个飞扶壁,如同一双双凌空飞跃的手,衬托着教堂的外壁。

飞扶壁,制图@张靖/星球研究所

它们承接拱顶产生的侧推力,并且将这种侧推力传导到外侧的扶垛上,最后导向地下。

飞扶壁力的传导,制图@张靖/星球研究所

同时由于飞扶壁的存在,侧廊的拱顶不必承担中堂拱顶的侧推力,可以大大降低高度,中堂也可以开很大的侧高窗。

如此一来,墙壁失去了作用,取而代之的是大片的彩绘玻璃。

飞扶壁、柱子与墙体、窗户的关系,制图@张靖/星球研究所

接着来到教堂正立面。

正立面分为三层,底层是装饰精美的三个门,门面呈后退“八”字形,上面凹入,组成了哥特建筑中极有特色的“透视门”。

“透视门”顶端三角山墙,山墙上以雕花盲窗为饰,简洁又不失精致。

二层的正中为直径接近7米的玫瑰圆窗,整体造型如同光芒四射的太阳,十字窗型与24朵花瓣都在隐喻着《圣经》中的典故。

玫瑰圆窗两侧各有一个尖顶拱窗,形成对称。

教堂正立面,制图@张靖/星球研究所

三层的两边为钟楼。

东钟楼内悬挂着铜钟组,可敲出四组音律,铜钟一响传出低沉、洪亮、清脆的钟声,可传至十里开外,这便是广州城里最早的报时大钟。

西钟楼的南、西、北三塔面,安装有罗马字钟面的时钟。

西钟楼,制图@张靖/星球研究所

 

最引人注目的是两座钟楼上高耸的尖塔,尖塔呈八角形,由铁件连接石块构成,越往上越锋利,营造一种直插苍穹的气势。

尖塔,制图@张靖/星球研究所

 

从高空俯瞰,教堂的平面为拉丁“十”字形,这在天主教的文化中既歌颂着耶稣背负十字架的生命奉献精神,又是太阳、火、光明的象征,表现教徒对“上帝之光”的追求。

教堂拉丁十字平面,制图@张靖/星球研究所

 

04

多灾多难

 

分享到:
<友情连结> 韩宝不锈钢制品有限公司/ 广州汉牛机械设备有限公司/ 河北皇展不锈钢制品商贸有限公司/